当前位置:主页 > > 第 1 章 正文
第1节 别让生命过的太为难

我只想对得起生命本身,让血液依照上天的嘱咐自然流动,该加速便加速,该慢三拍便慢三拍,千万别在药罐子里长熬。

那次开年终总结会,每人照例得说说来年的奋斗目标,我说我只有一个念头:不吃药。

不开玩笑,这里含一点生活智慧。如今我们同学聚会,居然也寒暄“诸位都还健在”之类的话题,已有同学抢先做了古人——那每年考第一、懂四门外语的夏夫子,拿自己的老本拼了又拼,学问是熬得不少,可惜40岁便有了个“沙漠般的总结”,人没了。女朋友连新娘子还未来得及做!

我那年吃过的药亦算不得少,细细思量,吃药的缘由,也许是被另一味“药”灌过了头,即生活必须紧张的说教。

原先我散漫贪玩,在学校体操队田径队宣传队全混过,还拿过“本校乒乓冠军”的奖状(不知什么缘故,我所有的“三好生”奖状全丢了,独独保留了这张20余年前的冠军奖状)。记得那时对药从不问津的。

后来进厂“接受再教育”,听得最多的是“吃苦上进”,慢慢晓得出身不妙的自己,唯有苦出一条生路。于是拼命干活,加班加了几百个钟点统统上缴。下班还去出黑板报,去啃三角函数(开机床用得着)直干到某天眼前一黑,一头晕倒在轰鸣的机器旁,险些把小命交待掉。由此换得了一堆好话:吃得累耐得苦啦求上进啦,也换得了一只药罐,在里头泡了数月,鲜桃子泡成青苹果。不过太年轻的时候,总以为只要熬得出头,健康算不了一回事的。

不久遇到一位老师,姓严,看我日记写得有点模样,就把我往文章路上逼。每日忙完厂里的活再对付纸上的活。真还熬到可以坐办公室了,我开始允许自己闲着玩琴玩球。老师看不得我这般浪费时间:

“我顶恨懒散,生活得不紧张哪能有出息?”他在嘴边的话永远是“要赶紧做”,我敢说他活了这么久从没认真注意过天上是否有一个月亮。总像在跟人比赛拼命,拼到头来是大了名气,虚了身子,心脏出了无可挽回的纰漏。

我对他满怀感激,也实在受累不浅。有一天忍不住说了:“老师你姓严,我姓散,散漫的散,看来我注定没指望了。”老师黯然长叹一声:“可惜。”

很对他不起。但我看他那门理论的学问愈做愈迷惘,倒不如及早走走棋养养心,放下过重的思索去活络活络手脚,我真愿他拿一堆奖章换回一颗健康的心脏。

我只想对得起生命本身,让血液依照上天的嘱咐自然流动,该加速便加速,该慢三拍便慢三拍,千万别在药罐子里长熬。

那年我在“不吃药”的既定目标下,天天跑到植物园里悠游,那儿的确是一座静穆的“自然大教堂”,心灵有充分的舒展余地。我常常躺在一片竹林里,任阳光清风慷慨地倾泻于全身,一无所想。简直是“堂而皇之地浪费时间”!可真的,心情离草木很近的时候,离药罐子便远了(后来我才晓得美国早有“园艺治疗协会”,专家认为植物的康复功能之大让人感到吃惊)。

草木拥有缄默的物质,处深了会和心有感应。我生命中的一大收获,就是从林子里提取的——每一棵树都依它们自己的特性自由发展。

生命不应背离大自然的旨意。柏拉图把人类产业排列如下:“健康,美丽、力量和富庶”。

人,实在不必为一堆好话或—枚奖章而使生命太为难的。